【變身片】錢幣社變身咖啡廳 好有日本風

字級:

分享:

台北市最最車水馬龍的兩大商圈,台北車站和西門町之間,在北門、台北郵局、撫臺街洋樓等古蹟的環抱中,有一間10坪出頭的小小咖啡館「京町8号」,可以一邊啜飲咖啡、嚐著三明治或鹹派,一邊欣賞古蹟,以及咖啡館所在的80年屋齡日式民宅,宛如鬧區裡的潮間帶。晚來可沒有哦!除非事先預約,「京町8号」每天只營業到傍晚六點。
 
「是因為先找到這棟老屋,才決定開咖啡館的」,Ken和Vickie兩夫妻都很喜歡老房子,Vickie還曾經是「撫臺街洋樓」的志工。原本是從事工業設計的Ken想租一間老房子來當作設計辦公室,恰好看到撫臺街洋樓對面的日式老屋在招租,認為很適合一邊喝咖啡一邊欣賞撫臺街洋樓和台北郵局,因此改開咖啡店。「現在我的辦公桌在咖啡館右上角」,Ken笑著說,「客人多的時候就沒位置,只好回家弄」。
 
「京町8号」進駐前,老屋原本是販售古玩、郵票、錢幣的店面兼辦公室。由於原本就是鋼筋水泥建築,結構都很完整,Ken和Vickie在室內設計師朋友的協助下,沒有在結構上特別補強,只是「把多餘的東西拆掉」,例如輕鋼架、矽酸鈣板等,「讓它回歸自我」,保留日式民宅應該有的樣子,例如千瘡百孔的牆壁、天花板上壓花的壓條等。

當時室內設計師朋友建議保留壁紙,但Vickie堅持要拆掉,結果竟露出磨石子牆面,「現在建築技術雖然進步,但建材已經不同,這麼細緻的磨石子牆面已經很少見」,Vickie非常興奮。
 
日本傳統障子式拉門,則是預期之外的支出。「京町8号」位於台北郵局和撫臺街洋樓之間,Ken很困擾不知道店門應該朝向台北郵局或撫臺街洋樓?「我們很喜歡看撫臺街洋樓,但延平南路人很少,博愛路是相機街,人流比較多。」

裝修時因施工需要把兩側原本的店門拆除,Ken意外發現通風很好,酷熱的7月竟然因為兩邊的門打開而非常涼爽,因此決定變更設計,將兩側換成日本傳統障子式拉門,「1扇就要10萬元,還要訂作」,Ken驚呼。但也因為這個變更,現在在「京町8号」店裡,如果坐在朝延平南路的方向,可以直接正對著撫臺街洋樓;如果你朝著博愛路的方向,就正對著台北郵局,「任何一個角落都能看到古蹟」。
 
身為相機街第一家咖啡館,面對咖啡館此消彼長,Ken不是把咖啡多元化,而是讓這個歷史空間做更多運用,例如紀綠片播放、電影欣賞、手作乾燥花課程、歷史課程、畫展、攝影展等。由於附近觀光客很多,也有很多旅店,為了讓觀光客來參觀北門等古蹟時可以帶個紀念品回去,從事設計工作的Ken目前已開發黃銅書籤,未來也會規劃明信片、背包等。
 
由於附近過了晚上六點幾乎沒有人經過,因此除非預約或是有辦活動,一般只營業到六點為止。Ken和Vickie沒有請店員也沒有拿薪水,扣除人事成本不計,開店約2年只能算是勉強打平,其中租金佔營運成本約6成,「租金壓力非常大」。裝修時則是以水電管線重新配置的成本最高,花費近160萬元,「鐘錶和餐飲的管線規劃,完全是不同思考」。
 
雖然目前沒有營餘,但有機會聽到許多故事,大開眼界,是Ken和Vickie最大的收穫。例如常有一些「老台北人」特地過來這個老城區喝手沖咖啡,並說著人生經驗或屬於老城區的故事。開店至今近2年,「蒐集」到的觀光客也已遍及四、五十國;除了阿根廷、委內瑞拉、瑞典、荷蘭、匈牙利、德國等國,還有立陶宛和拉脫維亞,「波羅的海三小國,已經集滿2個,只差愛沙尼亞」,Vickie說著眼睛都發光。Vickie已經和不同國家的客人約好,未來要去他們的國家冒險,「第一站就去立陶宛和拉脫維亞」。
 
幾乎每週都來報到的鄧先生,台北市區的咖啡店雖多,但多半都在大樓或公寓的店面,很少在老房子裡;捷運中山站附近可能有一些,但日式洋樓裡面的沒有,有的公寓裡面甚至還要作舊。鄧先生喜歡這裡「可以一個人待著,感覺復古、明亮、舒服」。(崔雅慧/台北報導)

更多地產新聞,請看蘋果地產王粉絲團

在京町8号店裡,坐在朝延平南路的方向,可以邊喝咖啡邊欣賞撫臺街洋樓。范厚珉攝
在京町8号店裡,坐在朝著博愛路的方向,可以邊喝咖啡邊欣賞台北郵局。范厚珉攝
拆除輕鋼架和矽酸鈣板,露出4米高的天花板、千瘡百孔的牆面,以及細緻的磨石子牆。范厚珉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