養樹 進而學樹 丞石建築彭智祺 以樹為師

字級:

分享:

先生的園 讓樹走進人心
坐落平菁街旁的「先生的園」,挺立著數十棵黑松、真柏、羅漢松等珍貴樹種,它不僅是丞石建築專屬的樹木銀行,更代表著董事長彭智祺職人精神的縮影。文/陳英寰

丞石建築董事長彭智祺以樹為師,「先生的園」便是其職人精神的縮影。

循著平菁街一路往上,台北盆地隨著海拔緩升盡收眼底,讓人有登頂而小天下之感,每到晚冬初春,遍山綻放的櫻花景緻宛如仙境,吸引萬千遊客駐足賞櫻,而山區氣候不比平地,晴空碧林一刻便轉為山嵐薄霧,當地人戲稱就像川劇變臉,來的快、去的也快,城市的喧囂並不屬於這裡。


尊敬地對待每一位貴客

來到「先生的園」,這處以日式庭園打造的園區,是丞石建築董事長彭智祺專屬的私人會所,最初想以姓氏為本,以「彭先生的園」命之,不過最終改為「先生的園」,好比日文中的「先生」一詞,尊敬地對待每一位來訪的貴客,也希望離開時,身體及心靈都能獲得一份放鬆與滿足。
數年前,彭智祺向地主承租了這片占地千餘坪的土地,初衷僅是做為私人收藏珍貴樹種的植園,念頭一轉,何不另闢一座招待會所與至親好友分享?歷經繁複的申請程序,呈現目前風雅脫俗的日式庭園樣貌。

園內闢有一座名為「茶居庵」的日式茶屋,用以招待來訪的貴客。

為日本一老松跨海求樹

與其說彭智祺是愛樹,不如稱其癡樹、迷樹貼切些,光是近7、8年的時間,先後收購90餘棵大小樹種、盆栽,黑松、尤其真柏、羅漢松等珍貴樹種更為其所鍾愛,就像矗立於門口黑松,有記載的樹齡已屆350年,深邃多層次的龜裂樹皮透露著歲月留下的刻痕,它來自日本,原屬一戶四合院住家所有,蒼勁倨傲的姿態,守護及見證家族的數代更迭,但隨著樹型茁壯開展,植地面積已不敷後續生長,若不善加移植,日後樹勢恐由盛轉衰。
內心那股惜樹、愛樹的念頭,促使彭智祺數次飛往日本與屋主懇談,願其割愛並保證給予最佳生長環境,同時在原有庭園中,再種一棵樹型相仿的黑松,更招待其一家來台走訪「先生的園」,親身了解栽植環境,如此盛意拳拳終獲首肯,也讓這棵珍貴的黑松得以繼續成長。

這棵罕見的雙幹黑松,吸引不少藏家喊價收購。

以專業規格善待每一棵樹

移植,說來簡單但卻是相當不簡單,彭智祺回想剛踏入藏樹領域,50棵樹僅存活8棵,比起內心的愧疚感,金錢的耗損反而不足為道,為此,特地前往屏東科技大學甚至日本取經,另指派公司員工接受專業園藝訓練,專門照護這群來自日本的嬌客,現階段存活率已超過8成;一般來說,移植樹木先要斷根、維持適當根葉比並保有原有土團,但礙於防疫規定,境外移入的樹木必須要將原生地土壤清洗乾淨,也就是進行「洗土」,這道程序對樹木的殺傷力極大,後續的照料跟養護,左右了存活與否的關鍵要素。
當然,「先生的園」擇址於陽明山攸關氣候和土壤,台灣平地夏日酷熱、冬季無雪,不似日本的溫帶氣候,因此陽明山的高海拔、多霧與特有的大屯山系土壤,與原生地條件較為相仿,即便如此,仍需經過3~5年不等的馴化過程,待其融入台灣的生長環境,稍有不慎,輕則樹勢衰弱、重則植株萎死。

丞石建築除了增設園藝部,同時派員接受專業訓練。

以樹為師而反諸自省

「先生的園」收藏最多的黑松、真柏和羅漢松,共通點為慢生樹種,無法快速複製,需投入大量的時間及精力培養,而從植樹、藏樹到賞樹,彭智祺進而參透人生之理,養樹跟為人處事相同,慢中求穩、欲速則不達,有如松柏立天地不減蒼勁,在於堅毅與耐心,無論身處陡崖或險峰,一點一滴累積能量供應成長養分,人生不正是如此?常言道:「不經一番寒徹骨,焉得梅花撲鼻香。」松柏亦然,品牌經營也亦然。
養樹如同蓋房,投入的心力與成本決定了未來的價值與高度,丞石建築在彭智祺的帶領下,從不被各界看好的「誠泰大院」嶄露頭角,到鳳鳴「菁英薈」1、2期大獲好評,近期揮軍土城推出「好室研研」,每一步都走的紮實,他說:「不畏環境去吸取最大養分,盡可能的開展枝葉,即使遭受雷擊仍昂首向天,轉化為蒼勁挺拔的姿態,以樹為師、受益匪淺。」


【蘋果嘗鮮】和敬清寂 日本茶道

「茶居庵」編制兩名專業服務人員,並定期聘請講師為其教導及訓練日本茶道,煮水、茶罐到飲茶器皿十分講究,且舉手投足、一靜一動皆採傳統定制,與會者於旁靜靜觀賞及感受日本茶道之美,品茗時也需按照固定的規矩與步驟行事,否則有失為客之道。


【蘋果小故事】令人愉悅的「水琴窟」

茶居庵前設有一座「水琴窟」,甜美聲響伴風入耳,這種日本庭園特有的裝飾及樂器,利用倒轉的密封壺,經由上方洗手盆溢水順流入壺內,落下時碰撞壺面產生類似風鈴的聲響,好的「水琴窟」除了講究密封壺的材質,尚需經過專業的調整始能發出愉悅聲響。


【蘋果帶路】關於「先生的園」

「先生的園」位在平菁街111號旁,占地約千餘坪,園區成狹長狀,不過屬私人場域並不對外開放,前區種植樹齡300餘年日本黑松及大羅漢松,遊客可透過開放式圍籬觀賞,後區連同日式茶屋會所「茶居庵」,對外採竹質密閉圍籬,旁人無法一窺究竟,且種有雙幹黑松、雀舌羅漢松等罕見珍貴樹種,而由「茶居庵」望出即為一幅極具禪意的日式庭園景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