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師巡禮 英倫鬼才海澤維克 Inside Heatherwick Studio

字級:

分享:

如果要說誰是現在英國設計界的當紅炸子雞,那絕對是海澤維克(Thomas Heatherwick),他最為國人所熟知的作品,大概是上海市博英國館「種子聖殿」,和2012年倫敦奧運花瓣狀的聖火台。由於在設計產業上的重大貢獻,海澤維克在2013年獲頒大英帝國司令勳章(CBE),還被設計巨匠康蘭爵士稱為「現代達文西」,當代英倫鬼才的稱號,非他莫屬。
文╱黃竹君 攝影╱陳義元
部分圖片提供╱臺北市立美術館
美編╱許承祐


海澤維克1970年出生於英國倫敦,24歲成立工作室,他擅長跨越多重領域的設計,並且能夠細膩掌握各種材料的運用。他的作品個性鮮明,遍及城市各種面向,大至公共建築、城市規劃與空間藝術裝置,小至於傢俱設計、雕塑與年節卡片等各式各樣生活中隨處可見的事物。


創作宏觀 材料掌握細膩

巡迴全球的《新世代英倫創造:走進海澤維克工作室》建築展,從3月5日起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。策展人同時也是英國皇家美術學院(Royal Academy of Arts)建築系主任凱特・古德溫(Kate Goodwin)表示,海澤維克對各種材料的掌握度,跟他曾經攻讀過3D設計的背景有關,從海澤維克的所有作品都可以發現,他想要把形體跟想法連結在一起的企圖心,從他的創作能看到很強烈的想法(Idea),並透過形體來傳達,他的另一個鮮明的特色是,創作非常宏觀,其設計的建築就像是城市裡的巨大雕塑,不只是融入城市景觀,而是持續跟城市對話著。


城市景觀 注重在地特色

海澤維克本人非常風趣幽默,四年前曾經來過台灣一次的他說,上次來台演講的經驗讓他畢生難忘,因為在英國如果有設計師或建築師辦講座,參加人數最多大概在600人左右,但那次他的講座卻擠進了5000人,讓他驚訝於台灣人對這領域的高度興趣。「我很驚訝地跟主辦單位說,天啊!有這麼多人!」結果主辦單位答,對啊,上次我們辦一個日本建築師的演講,也來了1萬5千人,讓海澤維克當場大笑說,「好吧!看來我也不用太得意。」
話鋒一轉,海澤維克提到,雖然講座吸引了很多台灣人,但是實際上他沒看到同樣的熱情表現在城市景觀上。他表示,要怎麼讓公共建築「不一樣」是很重要的事情,現在很多城市為了提升景觀,而致力於興建漂亮新穎的歌劇院或是美術館,但如果我們把這樣的熱情放在其他以前沒有想過的地方,比如說醫院、垃圾場,那這是否會讓城市景觀有所不同?海澤維克說,城市景觀不在於單一建築,而需要策略性的規劃,找出當地的特色,「台灣已經是一個很成功的國家,希望未來我也能有所貢獻,跟台灣合作多做一點事情。」


上海世界博覽會英國館

UK Pavilion, Shanghai
Shanghai World Expo, China, 2010
Exterior view of pavilion.
Image Credit: Iwan Baan, 2010.
海澤維克當時的業主-英國政府,有著非常宏遠的目標,雖然預算只有其他國家的一半,但是卻要他一定要成為250國家中的前5名!對海澤維克而言,這就是一個有待解決的設計問題。他思考著,人們到底有什麼原因要進到英國館?畢竟外面還有那麼多其他的國家等著他們。最終,他運用想像力,縮小場館面積,創造了一個插滿了 60,000 根中空、透明的壓克力桿,每根桿子裡都放置了形狀、種類各異的種子,外觀看起來「毛茸茸」有點滑稽,內在卻很認真的作品。



新倫敦巴士

New Bus for London
New Bus in front of Tower Bridge.
Image Credit: Iwan Baan, 2012.
嘗試解決巴士後段座位乘客上下車的不便利性,並將方正的車體造型改為流體的圓弧線條,為新舊交織的倫敦城市街景注入嶄新活力。


陀螺椅

Spun chairs
Image Credit: Magis
2010年Spun陀螺椅發表之時突破既往大眾對於椅子想像,創作初期因認識製造定音鼓的工匠並在其中得到靈感,進而創作出可以兼具乘坐與玩樂的設計單椅,發表後榮獲「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」、「德國漢堡藝術工藝博物館」館藏,也是義大利塑料設計家具品牌Magis裡深具代表性的作品。

陀螺椅的設計手繪稿。

捲動橋(三階段開合)

Rolling Bridge, London
Three stages of the Rolling Bridge
Image Credit: Steve Speller, 2009.
海澤維克為倫敦帕丁頓盆地設計的捲動橋,可以分三階段開合,讓橋像毛毛蟲一樣把橋身捲起,變成圓形的裝置藝術品。設計背後是為了符合船隻航行通過的需求,是一個有別於傳統把橋體建高方式,大膽又創新的設計。



Garden Bridge 花園橋

Day time-view of Garden Bridge.
Image Credit: Arup, 2014.
這是一個還沒有實現的作品,構想來自曾演出007電影的英國著名女演員Joanna Lumley,海澤維克與她共同合作,希望打造出一個不只是「連結」倫敦市中心的橋,而是讓大家可以駐足的空間。本案目前仍在募款中,造價初估需約一億五千萬英鎊。


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學中心

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Learning Hub, Singapore
Evening view of the Learning Hub from Nanyang Drive.
Image Credit: Hufton + Crow, 2015.
這是海澤維克第一個真正的建築作品,這座新建的多功能大樓可容納33,000名學生,巧妙地將社交和學習空間融合,創造出一個能夠增進學生和教授之間互動的環境。建築由12個錐形圓塔構成,塔內為層疊架構的教學輔導室。塔底與大型中庭相互連接, 組成了大樓內的56間開放型教室,均沒有預設的角度與明顯的前後門,使學生可以從各個角落進入教學空間。


2012年倫敦奧運火炬,以204個參賽國一國一莖花瓣造型組合而成的巨大聖火炬,結合奧運運動精神並凝聚各國向心力,成為象徵與實用並置的精彩作品。


英國皇家美術學院(Royal Academy of Arts)建築系主任凱特.古德溫(Kate Goodwin),是《新世代英倫創造:走進海澤維克工作室》展的策展人,她大讚海澤維克是一個既宏觀又微觀的設計師。


台灣建築師 Q&A

你的設計作品中,呈現出諸多的變異與驚奇,你的日常生活中,如何與你的創作產生連結?

李文勝
李文勝建築師
事務所

常常有報章雜誌把我的設計過程寫得很神,像靈光乍現,其實不是這樣的,我的創作都是跟夥伴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,就像一段旅程一樣。海澤維克工作室目前大約有180位同仁,我們把各種發想貼在牆上,不同團隊的人經過這面牆時都可以提出他的想法,這是我們專案逐漸成形的重要方式。

Thomas Heatherwick

海澤維克事務所的創作幾乎都將工業設計與建築技術做緊密結合,勢必也要有一定的機緣與資金支持,請問你如何尋找及引導資源?

黃聲遠╱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+田中央工作群

跟一般人想得不太一樣,很多時候是,當有什麼想法出現我就去做,不會等到有客戶提出需求,或是等預算到位。我常常在工作室進行各種發想,去嘗試材料的可能性,以捲動橋為例,其實很早就有整個想法規劃,那剛好有客戶提出需求的時候,我就能把這個想法提出來談,最後在實現的過程中,當然還是必須跟工程師討論,並且也做過一些修改。


你的童年對於你的創作有著什麼樣的影響?你如何跟小孩子解釋何謂「設計」?

林淵源
林淵源建築師
事務所

小時候我不知道什麼是設計師,什麼是建築師,那時我一心想當一個發明家。我覺得小孩本身就是天生的設計師,他們會創作很多東西,反而大家長大了以後就不再設計東西了。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,我的父母、我的祖父母都很喜歡手作,我經過他們工作室的時候,會看到各式各樣的工具和材料,而我現在的工作室就很像我7歲時家裡那個工作室的延伸。至於跟小孩解釋「設計」,我認為「設計」就是要解決問題,而不是特地要去作出一個什麼。


《新世代英倫創造:走進海澤維克工作室》展覽資訊

New British Inventors: Inside Heatherwick Studio 從土地與環境出發,顛覆、再生與實用並列的新世代城市美學
展期:105年03月05日至105年05月15日
地點:臺北市立美術館三樓3C展覽區
參觀時間:9:30-17:30 (星期六延長至20:30),星期一休館